回望2018 短視頻4大變化

短視頻市場高速增長後開始放緩,存量之爭拉開帷幕  過去一年中,精簡至15s-1分鐘的小視頻成了創作者們的主流舞台,網友們在連續下滑的手勢中消磨着時間。短平快的內容符合着年輕人的消費需求,而短視頻平台也像是時代的選擇般快速發展。 春節前後,創作者迎來了抖音的紅利期,內容優質、產出規律,最重要的是摸清分發機制的紅人都得到了快速發展。初代抖音頭部紅人隨即獲得各方關注,有的憑藉高昂的廣告費賺得盆滿缽滿,有的進軍娛樂圈,成功轉型。 多平台發力短視頻+電商,或將成明年熱門變現模式  直播賣貨5小時1000萬銷售額的七舅腦爺、1天1.6億銷售額的散打哥、2小時斬獲2.67億的淘寶主播薇婭刷新着大家對紅人電商的認知。 2018年,創作者、機構、平台同時進入變現年,其中電商是被寄予厚望的變現方式,明面上的銷售額就是紅人市場號召力的硬核佐證。據了解,目前已有7成的短視頻機構試水紅人電商,帶貨能力成核心考核標準,這其中是更具優勢的變現周期以及平台電商功能完善的共同結果。 以快手、抖音為代表的短視頻平台均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加速商業化佈局。一向謹慎克制的快手去年召開的3場發佈會都與電商有關。升級快接單優化廣告變現,打通淘寶、有贊完善電商功能。重視人際關係、傾向於熟人社交的「老鐵們」在電商的盈利模式下想像空間非常大。 紅人進階演藝圈,觸頂生長  互聯網滲透進人們的日常生活後,網紅與明星的界限就在發生改變。如今,在網絡上掌握話語權及號召力的紅人也同樣具備傳播價值,獲得與明星一般的待遇。 以紅人為IP載體的內容產品正在經歷新一波的出圈之旅。今年以來,短視頻賽道、直播賽道的頭部紅人頻繁演藝圈。斯外戈憑藉《明日之子第二季》季軍簽約哇唧唧哇,劉宇寧綜藝、戲劇多面發展,參加《蒙面唱將》《中國音樂公告牌》,並與黃子韜聯袂主演《租界少年熱血檔案》。辣目洋子在院線電影《悲傷逆流成河》《胖子行動隊》中有精彩表現,並在長視頻平台因豎屏短劇《生活對我下手了》得到露出,突破原有圈層。 紅人通往上游進階為明星,產生明星級別的豐厚收益本是延長IP生命力的常規操作。頭部紅人因網絡辨識度反而擁有參賽加權,影視、綜藝等內容出品方與紅人雙方得利。可以看到,2018年的網綜有很多短視頻紅人的身影,而這個趨勢2019年或將繼續存在,這對擅長演藝歌且具備一定私域流量的紅人有較大的利好。 Vlog突然熱門,或將成為下一個風口?  崇尚個性化的Vlog在2018年末被反覆提起。從基因上來看,它的玩法似乎與當下注重「參與感」的抖音類平台不盡相同。 Vlogger的消費價值在於獨特的生活視角,粉絲對表演行為的接受程度低。這就意味着創作者需要時刻維護「信任」這個與粉絲的核心紐帶,進而品牌主對Vlogger的內容植入的干涉及把控感低。批量規模化生產、Vlogger變現受阻成為該細分品類的亟待解決的問題。 但也正是該特點使得Vlogger的粉絲粘性普遍高過一般的紅人。當粉絲通過Vlogger的日常影像接受並進入到他們的生活中去時,粉絲的商業價值就出現了。模仿、追隨Vlogger同款,出於喜愛支持紅人的商業行為或許都將有會不錯的效果。 當我們談到Vlog時,腦海中似乎還沒有一個能夠代表它的平台。這就說明Vlog還有很大的機會,Vlogger還並未迎來真正的紅利期。2018年,不少平台看中了粉絲粘性較高的Vlog賽道,小影、秒拍、人人視頻、微博、今日頭題、騰訊等紛紛推出相應的鼓勵機制建設該細分領域。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entertainment/g3maae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