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轉型】疫情加速數碼轉型 IT自動化方案最獲注目

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企業走數碼轉型,其中因應疫情讓企業員工不便回辦公室或數據中心工作,自動化方案在疫情下就變得極受歡迎。企業開源軟件解決方案供應商Red Hat日前表示,疫情雖然為不少行業增添業務困難,但整體IT項目進度就持續加速,而旗下方案在今年整體表現強勁,包括OpenShift等平台就見到可觀增長。 IBM旗下的企業開源軟件解決方案供應商Red Hat,日前在線上舉行兩年一度的亞太夥伴峰會,亞太區合作夥伴主管和高級總監Andrew Habgood分享,過去幾個月對企業帶來很獨特挑戰,一方面客戶要走上雲端,但封城措施以及供應鏈出現問題兩項因素,令客戶在配置新的軟硬件或服務遇上困難,甚至不能派人前往IT基建進行設置調整工作。他續指,為應對情況,「自動化絕對是關鍵解決方案」,以協助客戶管理混合雲環境。 他亦引該企早前發布的一項數碼轉型調查,指出即使在肺炎疫情爆發之前,亞太數碼轉型一直加速,而疫情就更加快有關項目進度,一些本應需時更長的項目亦加速推出,。「疫情下某些行業的確面對很大的困難,但這些行業更有需要調整資源分配,重新考慮營商模式,甚至改變業務性質,因此更有逼切轉型的需要。」 在會上Andrew Habgood亦分享,Red Hat的亞太區現有約3900個夥伴,業務收入有7成來自夥伴生態圈。他指出,Red Hat夥伴生態圈持續有所轉變,夥伴公司業務亦愈來愈多樣化,例如以前的硬件夥伴,現在亦開始提供服務、雲端等業務方案。而Red Hat則會為夥伴提供認證項目與工具,支援夥伴推進數碼轉型。 原文網址:https://bit.ly/2Ra0MM1

【加速轉型】疫情激發企業數碼轉型 如何加快步伐?

面對現時本港不穩定的市場因素,企業更應審視其數碼轉型策略並積極投入新科技以完善日常工作,當中的關鍵在於善用科技把恆常工序數碼化。 然而,致使本港數碼轉型步伐停滯不前的因素仍然存在。當中,有研究顯示43%的香港員工較不願意為提升工作效率和生產力而嘗試新科技及新工作模式。此外,普遍香港員工也缺乏新科技的相關技能,加上整合固有系統的難度,令企業科技開發及應用未能普及。 低代碼(low-code)技術的價值因而被受重視。低代碼技術是透過可視化模組開發軟件的方式,有效簡化及完全省卻手寫編碼的需要。即使使用者缺乏編寫代碼的能力及科技背景,此技術都能賦予他們空間利用圖像界面,以最少的編程需要,簡易快捷地構建及設定軟件。因此,透過提高員工在軟件開發的參與機會及助企業擺脫固有系統造成的僵局,低代碼技術能帶領本港的數碼轉型提升至更高層次。 香港企業的應用程式開發挑戰 普遍而言,有能力的開發人員是稀少的資源而招聘亦相當昂貴,有本港僱主在報導反映,除銷售人員外,填補工程及IT人才的空缺最為困難。近期一項調查亦訪問了香港的企業管理層及IT決策人,當中66%的受訪者認為難以取得資金是推行業務流程數碼化的主要阻礙,進一步印證了我們跟IDC合作研究的結果 ── 人才及資金的缺乏為應用程式開發的三大挑戰之一。 由於不同系統、技術及環境因素的兼容問題會對研發工作造成阻礙,整合上的困難也被認為是應用程式開發的主要挑戰之一。事實上,數碼化業務對系統及技術等多樣的整合需求正急速增長,亦只會在未來更多新興科技的出現下更見上升。然而,利用手動編程為企業度身整合其應用程式及系統的過程可長達數個月,變相令本港的科技步伐緩慢。 Low-code技術助企業、員工引領數碼化之路 低代碼技術的可視化特點給予企業用家無需編程即可建立應用程式的空間,鼓勵企業所有成員合作構建出最佳方案。因此,低代碼技術方便開發人員,甚至企業所有成員發揮科技創意,涉足本身局限於IT部門的數碼化項目,大大提升員工生產力,並令系統及技術整合的效率緊貼商業需要。 同時,開發人員也可善用內置的模組及直觀的拖放工具更明快地設定程式及完成整合,而只在必要時改回手寫編碼,省卻大量應用程式開發及管理的時間,以投放到專業設計及策劃工作上,並專注於創新方案及完善客戶體驗。 此外,低代碼技術的模組原理讓軟件開發人員易於在不影響其他程式運作及無需長時間整頓的情況下,轉移、升級及更換過時的程式,利用現有的科技條件並加以補充,以滿足實際商業需要。 低代碼技術對數碼轉型的裨益顯然易見,透過減少或完全省卻編程的需要,所有企業成員均有機會參與應用程式開發。隨著他們汲取更多開發上的經驗及對本身的科技能力更有信心,低代碼技術將有望為本港塑造良好的創新商業文化及加快數碼轉型的步伐。 原文網址:https://bit.ly/3bLZa4E

【企業轉型】疫下IT部門成關鍵 會議獲更多發言權

IT管理軟件供應商SolarWinds發表《2020年IT專業人士日:為時代而生(You Were Built for This)》報告,發現IT專業人員雖然在疫情期間,面對預算減少、決策責任加重和工作時間延長等困難,但仍有多達64%受訪者因而獲得更多信心,面對前所未有的轉變。另有58%認為自己能做好充分準備,來應付類似的意外情況。 報告顯示,疫下業界面對的問題不少,包括人手不足(29%)、更多職責(28%)和決策要求(28%)而導致工作時間延長,以及工作相關壓力增加(22%)。 40%的受訪IT專業人員稱,現在他們可參與更多業務會議,IT部門有望在高級管理層中擁有更多發言權。31%則承認有必要重新思考內部流程,來應付後疫情時代的急速變化,故IT專業人士將繼續專注於提升技能。 SolarWinds首席資訊官Rani Johnson形容,在過去幾個月,IT人才起了關鍵作用。為確保企業業務彈性和持續性,IT社群在企業中的地位不斷提高,得以與業務領袖一起合作,實現更大的目標。 學習新IT技能 支援遙距辦公轉型 此外,有18%受訪者表示,自己的工具和技能不足以應付遙距辦公帶來的挑戰。26%認為有必要學習新技能,以支援企業向遙距辦公模式轉型,而最需要發展的技能包括系統管理(55%)、網絡管理(50%)、安全策略和合規性(43%)以及混合IT監控/管理工具和指標(28%)。 IT專業人士預期,自己所屬的IT組織未來或產生幾個重要變化,如更多跨團隊協作(53%)、更多職責 (46%)、更多業務會議和決策會納入IT層面的意見(41%)、更緊縮的預算(26%)、更多機會提升技能/參加培訓(25%)。 是次問卷調查於2020年7月進行,受訪者包括122名來自全球公營及私營機構的IT從業人員、經理和董事。 原文網址:https://bit.ly/2ZqicIH

App Annie 報告指疫情下流動廣告更顯重要

疫情令人們的生活習慣大大改變,除了生活作息之外,使用電子裝置的習慣也與以往不同。據 App Annie 最近的報告指,人們使用手機的時間更多,流動廣告也因此變得更重要。 調查機構 App Annie 最近公佈了 2020 年上半年消費者報告,指出消費者在 2020 上半年於流動裝置上消耗了 1.6 兆小時,比之前一年大幅上升。其中的主要原因當然就是武漢肺炎疫情改變了人們的生活習慣,不論是遊戲、購物、付款和視像會議,都主要在流動裝置上進行。報告指,這個行為轉變將會令市場變成以流動裝置為核心,也令流動廣告的重要性變得前所未有地高。 雖然在疫情底下很多公司都減少了廣告開支,但是 App Annie 認爲現時正正是消費者開始建立使用 App 習慣的黃金時期,因此更應該在這時期使用流動廣告宣傳。當消費者習慣了流動裝置的便利,就會繼續使用下去,成為發展業務的大好機會。而要利用這個機會,也需要確保宣傳策略配合流動應用的使用方式,重新制訂產品管理的先後次序。 原文網址:https://bit.ly/3aFyBxl

Gin Lee電影級製作拍MV 《幸福門》邀陳漢娜任女主角

Gin Lee(李幸倪)推出全新廣東作品《幸福門》,MV即將推出。這次破天荒在四日內完成三個MV的拍攝,除了《幸福門》MV外,接下來的另外兩首派台歌MV,也在同一時間完成拍攝。 這三個MV以一個主題貫穿 – 「失格遊人」,意指一個人失去自己本身性格,甚至控制不到自己性格,代表了每個MV中的女主角的同一特徵 ,而三個故事均互相有關連。 在「失格遊人」宣傳片中,包含了《幸福門》MV、和Gin接下來的另外兩首派台歌MV花絮片段。從影片中可見,《幸福門》MV由陳漢娜(Hanna)擔任女主角,之後兩個MV分別由韋羅莎(Rosa)和Gin Lee任女主角,三個MV故事均互相有關連,都是在同一間屋內發生。 三個MV拍攝都在同一間屋內發生,製作團隊特別花了半個月時間搭景,充滿懷舊味道。《幸福門》MV營造出70年代畫面,其後兩首派台歌MV分別展現出80年代和2020年畫面,完全是為Gin今次企劃而度身訂做。 這次像電影製作的MV拍攝,由同門歌手周殷廷Yan Ting做監製,張蚊和陳品任導演,整個團隊都來自不同的電影專業範疇。 第一首派台歌《幸福門》MV,邀請了Hanna飾演下半身癱瘓的女孩,自出生後就長期留在房間裏,過著沒有陽光和自由的日子。 劇中Hanna母親因空虛寂寞加上照顧女兒的壓力,經常帶不同男人回家共度春宵,Hanna隔著牆壁偷聽,內心痛苦難堪。 偶然機會下,Hanna聽到關於「門」的傳說 – 傳說有些特殊方法,家中的「門」可以將人送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她幾經辛苦終於去到夢想地方沙灘,在陽光之下奔跑,更認識了令她心動的男主角胡卓希(Jason),從此沉溺於這種不真實的生活。Gin在《幸福門》MV中主要演繹mining(咪嘴)部分,她表示大家記住期待之後MV看到她的破格演出! 原文網址:https://bit.ly/39hCoQx

【數碼轉型】提升企業競爭力 需重視5大科技技術

新冠肺炎疫情下,企業紛紛使用數碼科技,數碼轉型速度赫然提升,科技公司Boomi與市場研究公司Vanson Bourne合作,發表《The State of Modernization, Transformation, and Innovation in the Digital Age》調查報告。當中有近6成受訪者表示,有效運用科技技術是轉型成功的關鍵。但每兩個受訪者,就有一個承認,公司的創新進程落後於市場,或缺乏競爭力。 Boomi亞太區副總裁Ajit Melarkode表示,企業要數碼轉型,必須找到合適數碼工具及技術。「根據報告顯示,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安全防護創新、物聯網以及整合平台即服務(integration platform-as-a-service,iPaaS)是未來5大技術。」 報告顯示,逾4成半受訪者認為,人工智能是未來5年,企業必須掌握的技術,其次是安全防護創新(35%),以及大數據分析(35%),而目前大數據分析更加是各企業創新及轉型中的重點投資項目。他解釋,雖然每間公司使用的數碼工具及領域都不一樣,但AI及機器學習就能為企業提高數據價值,讓數據分門別類有系統地排好,為企業內各部門部組使用。 他指出,根據觀察,某些半導體生產商,地產發展商等開始從不同渠道,例如IoT裝置、合作夥伴、企業應用等方式中收集及整合數據,為企業之後使用自動化及新科技打好基礎。 其次,報告亦整合了受訪者企業在現代化(modernization)、創新(Innovation)以及數碼轉型(transformation)方面的取態以及挑戰。企業現代化項目中,零售(40%)、健康護理(39%)以及保險業(38%)的受訪者表示,公司才剛剛開始將舊有的系統更新,而38%來自生命科學,37%來自金融業的受訪者就表示,公司系統已完成更新。企業普遍遇到的困難是,企業IT基建太複雜(61%),以及使用雲端系統服務(56%)。 在數碼轉型方面,41%來自保險業,4成來自健康護理的公司的受訪者表示,公司才剛剛開始數碼轉型,只有34%來自金融業的公司表示,已經完成數碼轉型。有41%受訪者認為,企業內部缺乏技術,缺乏資金(33%)都是轉型中常遇到的問題。56%亞太區的受訪者就表示,缺乏專業的知識才是企業遇到的最大挑戰,比起北美(46%),以及歐洲(43%)更高。報告指出,亞太區的數據反映,該區企業正躊躇著尋找適合的專業合作夥伴,以達至數碼轉型。 創新方面,企業普遍希望能夠提供客戶體驗(58%)以及提高公司競爭力(47%)。報告顯示,受訪者認為企業未能創新,因為公司系統未完成現代化(55%),近四成受訪則認為,公司高層對科技知識貧乏,導致公司未能現代化、創新及轉型。 該報告向來自北美、歐洲,中東及非洲(EMEA)、亞太區的19個國家,共1200位企業管理層進行調查訪問,企業規模由500人至3000以上人不等。 原文網址:https://bit.ly/3itkm2b

【科技.未來】時裝周轉型數碼 如何取代現場體驗?

受新冠肺炎疫情所限,先有3月的上海時裝周移師虛擬世界,配合電商平台直播,再有本月中倫敦男裝周變成Netflix般串流播放。當第二波疫情爆發,各國關口解封時間表未明下,本年稍後分別於米蘭、巴黎和紐約舉行的其餘三大時裝周,也已宣布或很大可能跟隨採用新的模式。有設計師認為,是次疫情是絕佳改革機會,利用科技為傳統時裝周帶來新的可能。然而,實體時裝周的傳統價值又是否如此輕易被取代? 虛擬世界不「說故事」 到底這些新形式的虛擬時裝展,可否取代傳統實體時裝騷?誠然,不論製作影片還是直播時裝騷,在行內都算不上新鮮。一些業者指出,網上時裝周要有別於現場實體時裝騷,關鍵在於可否使用科技與受眾互動,從而帶來截然不同的體驗。 正如YouTube時尚與美容合作總監Derek Blasberg指出,拍攝傳統伸展台再加一些後台鏡頭的做法並不獨特。如何在虛擬世界提供另一種沉浸式體驗,而不流於只將實體騷搬字過紙般放上網的程度?用倫敦時裝學院時尚創新中心主管Matthew Drinkwater的說法,是要將「說故事」轉變為「活在故事中」,設計師不應只是告訴人們他們在做什麼,而是「將他們放入那個世界」。 上海時裝周的直播導買是一種方向。觀眾可以留言、按讚、邊看邊買。這既令消費者更深入地參與活動,也為品牌提供即時回饋信息。這種互動是Hirata認為最令人興奮且有用的元素。 但Blasberg認為互動體驗不應止步於此,諸如時裝名牌Balenciaga的浸水伸展台,或另一品牌Opening Ceremony在2014年找來電影導演Spike Jonze將時裝騷變成戲劇表演,都是移師數碼空間創作時可以參考的靈感:「這些例子都不是單純走進一間漂亮的房間,看着模特兒走來走去,而是令觀眾體驗。這場疫症將會促使人們加快類似的計劃。」這樣,或許遊戲界的跨界合作也可以是另一參考對象。 不少業者也深明,虛擬與實體不必然對立,如何配合兩者才是未來重要課題。de Betak預期實體將會慢慢「回歸」,從本年夏天完全數碼化逐漸發展成混合形式,到年底可能有四分之一的活動以實體舉行。 對於時裝騷製作人Etienne Russo來說,虛擬展出令她興奮的不在於某個特別的新方式:「而是能夠混合使用,按照每個項目、每個客戶的DNA和需求,使用對的形式……未來將不再有現成的方案選擇,只有度身訂造。」燈光設計師Thierry Dreyfus主張,時裝騷虛擬化也不應忽略現場體驗。他以Off-White 2019秋季男裝騷為例:騷場內部份空間布置成草叢,但大部份地面使用綠幕,可經後期製作配上各種圖像:「場內的人看的是一個版本,網上觀眾看的是另一個版本。這樣虛擬就成為一個工具。」 親身體驗不可取替? 除了數碼時裝周的節目內容和形式仍有更多摸索空間之外,同樣不能忽視的是,數碼時裝周本身亦有不少需改善之處和缺憾。例如上海時裝周,除了一些現場直播的技術故障外,預先錄製的影片解像度也太低,無法讓網上觀眾充分掌握布料質感和手工質量。時裝周也不僅是時裝騷,其他互動也同樣重要。例如設計師和時尚編輯的會談,可詳細討論設計概念和製作過程。又或如Peterson向《金融時報》表示,雖然她安排了在上海時裝周期間與中國陳列室的網上會談,但無法親自出席,錯失了從中發掘新人的機會。 而且,波士頓諮詢集團(Boston Consulting Group)估計,中國的時裝和奢侈品銷售額,自2月門市關閉後暴跌多達85%,是次上海時裝周明顯志在挽救銷情多於傳統上的藝術展現。疫情緩和或過後會否繼續這種定位,仍需要更多探討。有時裝騷指導反映,能夠接受這種非常時期的應急方案,但不認為它能取代實體時裝騷的「儀式感」:「設計師嘗試不同的展示和銷售途徑,對未來時裝周的發展方向可以作為參考,但對於時裝設計的概念與視覺來說,隔着熒幕且混雜了網速快慢與介質清晰度等因素,對消費體驗與時裝儀式感來說,都大打折扣。」 法國高級訂製及時尚聯會(FHCM)主席Ralph Toledano認為,這種情感缺失對於設計師和品牌來說也是一樣。他在由實體時裝日報轉為網絡媒體的《WWD》為實體時裝騷「辯護」時形容,時裝周「對每間時裝公司來說是狂熱、激動、慶賀的時刻」:「在特定時間、同一地點,所有時尚專家都可以看到、感到、聞到甚至觸摸到幾個月來艱苦努力的成果……時裝騷令人激動,我甚至不認為有相應的替代品。」而他認為這種情感無法從數碼熒幕中感受到,特別是在疫情期間轉用網上交流,「人人都感到缺少了情感的維度」。 法國時裝品牌Chloé的創意總監Natacha Ramsay-Levi也同意,時裝騷的重要性在於—作為一個「凝聚社群的時刻,是有人性感觸的時刻」。英國西敏大學(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時裝設計教授Andrew Groves則覺得時裝騷的「親密感」有得有失:失去了出席賓客、模特兒和名人之間的個人互動,或是整場活動參與者集體共享經驗;但同時,網上時裝周能夠實現的是另一種親密,可更廣泛地包容更多受眾參與。不過,在Instagram上擁有逾600萬追隨者、另一經典品牌Balmain的創意總監Olivier Rousteing就不同意:「我不認為數碼會減少情感,我將數碼視為可以將夢想提升到更高層次的一種體驗。」 雖然存在種種爭議和未知之數,但時尚電商平台MatchesFashion.com男裝負責人Damien […]

謎片演員全裸上門! 紐西蘭廣告籲父母關注青少年網路安全

紐西蘭政府為吸引家長關注青少年網路安全,推出一系列「Keep It Real」廣告影片:2名成人電影演員全裸站在門廊前,對被嚇壞的母親說:「嗨,你兒子一直在網路上看我們」,藉此讓父母真切感受到網路對青少年的影響。 《衛報》報導,紐西蘭去年12月的研究報告顯示,網路是年輕人第1個也是最主要的認識「性」的工具,然而有3分之1熱門的色情影片連結,都未設置青少年及兒童相關保護措施或政策。 在紐國政府推出的廣告中,2名成人電影明星告訴少年的母親,她的兒子一直在「他的筆電、平板、手機、電視上觀看我們的影片」,並補充這些影片根本沒有相關篩選措施,而是直接「讓他進入觀看」。 演員在廣告中強調,自己在現實生活中「根本不會像影片中那樣」,他們指出,「我們為成年人表演」,青少年可能會無法辨別如何進行「正確且真實」的性關係。 廣告商「Motion Sickness」發言人甘奇(Hilary Ngan Kee)指出,父母是保護孩子的最佳人選,適時在孩子探索網路時給予「大人」的引導,會讓結果非常不一樣。 原文網址:https://bit.ly/2AJyXFL

疫情改變消費模式  企業宜善用社交媒體

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 疫情持續,香港市民高度關注發展。國際市場調查公司 YouGov 的一項調查指出,65%香港受訪者擔心會受到感染,其中 18-34 歲的受訪者對疫情的擔憂更明顯高於其他年齡層。隨著人們的防疫意識有所提高,如非必要都留守家中,消費模式亦從線下轉為線上,企業需作出相應的對策以作配合。 疫情改變網絡消費行為  品牌宜轉換思維應對  調查指出,疫情期間不同的消費群組於網上的消費類別有所分別,例如超過 40%已婚受訪者表示,過去兩星期增加了食品雜貨及盥洗清潔用品的開支,而超過 30%表示同時減少了個人、娛樂以及服裝類別上的消費;相反地,18-24 歲受訪者於服飾與娛樂上的花費有所增加,更高於其他年齡的受訪者。 疫情令網上消費需求大幅增加,不少網購平台最近亦錄得不錯的銷售成績。有實體店推出相應措施,改爲依靠社交平台進行營銷活動,期望能在疫情陰霾下扭轉局勢。亦有旅遊體驗預訂平台與物流平台合作,推出跨界外賣服務。 利用社交媒體加強與消費者聯繫 此外,社交媒體在防疫期間亦發揮了重要角色,有助用戶接收疫情資訊。調查指出過去兩星期社交媒體的使用量有上升趨勢,53%的受訪者表示比以往更常在 Facebook 瀏覽資訊,而有 32%增加了 Instagram 的使用量。 現時是抗疫的關鍵時期,安全健康是目前消費者最關心的話題之一,企業應繼續透過社交平台與客戶密切聯繫,例如善用社交平台商業帳號發佈通告,並以可靠、積極正向的訊息增強客戶對品牌的信心。此外,企業亦可推出類似預購商品或早鳥優惠,提升消費者的購買意欲。 透過三大社交媒體趨勢應對疫情 企業也可透過三個在社交平台上升的趨勢,於疫情期間改變營銷策略: 閱後即焚分享(ephemeral sharing)-  企業可於疫情期間借助社交平台開拓另一途徑與消費者連繫,傳遞品牌資訊。 影片 – 以流動影片作宣傳方式愈趨普及,更多用戶在社交平台上創作及觀看影片。企業可提供跨平台的高質素影片,向用戶清楚傳達其產品資訊,創造更個性化觀看體驗。 即時通訊 […]

改變世界 企業要借數碼轉型生存

地球如常地轉動,但人卻因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擴散至全球,令到生活、工作、學習等習慣出現 180 度改變。無法遠行、不能與親友共聚、在家工作、在家上課、減少外出,全部都跟疫症爆發前大為不同。這些改變在這幾個月來成了新常態,意味著就算疫症過後,大家回到原本,有一些事卻跟過去不一樣,甚至無法回頭。 原因是在這段抗疫期間,大量數碼科技闖進日常生活。減少外出聚會,留在家中看電視的比例自然增多, Netflix 是受惠的一個多媒體娛樂平台。該公司原本預計今年第一季新增用戶 820 萬,但第一季財務報告顯示,在疫情爆發期間的這個季度,新增用戶多達 1,577 萬名,比預期多出一倍,令全球訂閱用戶數增至 1.83 億。該季的收入亦創下新高的 57.68 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 27.6% 。又留在家中,叫外賣也多了,更多使用外賣平台,無論是戶戶送或 Foodpanda ,用戶、叫餐的數量都在這段時間快速增長。 加速數碼化 網絡趨勢女王 Mary Meeker 與他的團隊也因應疫情帶來的改變,發表了最新的《 Our New World 2020 》報告,強調疫情加速數碼化,大大改變過去的模式。例如在家工作已見慣常,企業要更快地作出數碼轉型配合業務及讓員工在家工作,至於員工就要學會平衡工作與生活。報告又提到,疫情一方面令很多地人失去工作或轉為臨時工,另一方面帶動網上活動,電子商務企業不單沒有裁員,反之招請更多人手。報告引述連鎖超市 Walmart 在 3 […]